六合联盟开奖直播 > 本周精选 > 迪拜艺博会何以立足,解冻迪拜危机

原标题:迪拜艺博会何以立足,解冻迪拜危机

浏览次数:160 时间:2019-11-03

迪拜艺博会现场

图片 1

图片 2

随着迪拜危机的扩大,世界各个机构都开始关注迪拜经济。迪拜曾经是人们向往的奢华天堂,而今这个之前很多人梦想中的天堂如今已经欠下世界800亿美元巨额债务。

劳伦伽索的蓝色霓虹灯

在迪拜艺术博览会期间,一名游客走过泰国艺术家纳文罗旺柴库尔的作品。拍摄:Francois Nel / Getty Images

第三届迪拜艺术博览会

迪拜是一个充满了传说的都市,在全球经济寒潮里更是如此。去年人们为这里热火朝天的城市建设咋舌据说全世界1/3的塔吊都集中在迪拜;今年大家口耳相传的,则是迪拜机场地下车库的壮观景象西方冒险家匆忙逃离资本泥潭,扔下超过3000辆汽车,有的甚至连车钥匙都没拔。

一位穿着刺绣袍子的年轻女人一边咯咯地笑着,一边调整一个VR眼镜,不自在地戴在头上。她的同伴,一个穿着迪迪沙长袍的优雅男人,微笑着礼貌地拒绝试戴VR眼镜。她正在观看重塑沙特,这是一部虚拟现实电影,其中当代沙特阿拉伯艺术家向群众展示了在社会改革,自由化和新时代下他们的工作环境。

迪拜是一个充满了传说的都市,在全球经济寒潮里更是如此。去年人们为这里热火朝天的城市建设咋舌据说全世界1/3的塔吊都集中在迪拜;今年大家口耳相传的,则是迪拜机场地下车库的壮观景象西方冒险家匆忙逃离资本泥潭,扔下超过3000辆汽车,有的甚至连车钥匙都没拔。

未及亲往见证,但迪拜机场的冷清显而易见。不论抵达还是离开,庞大豪华的机场大厅里,目光所及处,视野里的人数连20都难以达到。一位朋友去年来看艺博会,出机场海关时可是排了很长时间的队。

在3月24日的预展后,虚拟现实和沙特阿拉伯成为了了第12届迪拜艺术博览会的主角。两年前,艺术贾米尔,米斯克艺术基金会和Culturunners的展览主题成为了今年展览的基础,并与虚拟现实紧密联系。但近年来,由于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支持,阿拉伯艺术界热潮使艺术家们陷入自我陶醉之中。而最近,迪拜艺术博览会使这种局得以出现好转。

未及亲往见证,但迪拜机场的冷清显而易见。不论抵达还是离开,庞大豪华的机场大厅里,目光所及处,视野里的人数连20都难以达到。一位朋友去年来看艺博会,出机场海关时可是排了很长时间的队。

全世界的同行都在注视着迪拜艺博会。身在资本热土又凭借充裕的资金,迪拜艺博会只办了两届,已经成为国际当代艺术市场上身影夺目的新锐。去年艺博会公布的成交额为2500万到3000万美元,在今年这么个环境下,迪拜还能继续奢华吗?

2018年展会本身的情况还不错。本次迪拜艺博会由来自迪拜的默娜伊亚德担任董事职务,展出了来自42个国家的78家画廊。但这次展览也有很多被炒作过度的地方,比如,一个叫居民的新项目,让创作了一些作品的迪拜艺术家进行演讲,而请他们演讲的原因是他们的作品将独特的艺术实践与所处的环境融为了一体。

全世界的同行都在注视着迪拜艺博会。身在资本热土又凭借充裕的资金,迪拜艺博会只办了两届,已经成为国际当代艺术市场上身影夺目的新锐。去年艺博会公布的成交额为2500万到3000万美元,在今年这么个环境下,迪拜还能继续奢华吗?

安尼施卡普尔的镜面雕塑无题

2018年迪拜艺术博览会现场照片拍摄:Arsalan Mohammad

有很多故事说这里已成了一座鬼城,艺博会总监约翰马丁在开幕前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可是大家看到了,我们还活着,还站在这儿。几个小时之后,开幕式晚宴上琳琅满目的阿拉伯美食和取之不尽的香槟、红白葡萄酒、鸡尾酒都会证实这一点,但媒体总是刁钻的为什么珠宝商成了艺博会的赞助商?一位记者问得很直白。来看艺博会的买家或者观众进入展场,首先会经过奢侈品牌梵克雅宝的珠宝展入口,然后才进入艺术品展厅。虽然购买豪华珠宝的和购买艺术品的显然是同一群人,但这样直接总是别扭的。

有很多故事说这里已成了一座鬼城,艺博会总监约翰马丁在开幕前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可是大家看到了,我们还活着,还站在这儿。几个小时之后,开幕式晚宴上琳琅满目的阿拉伯美食和取之不尽的香槟、红白葡萄酒、鸡尾酒都会证实这一点,但媒体总是刁钻的为什么珠宝商成了艺博会的赞助商?一位记者问得很直白。来看艺博会的买家或者观众进入展场,首先会经过奢侈品牌梵克雅宝的珠宝展入口,然后才进入艺术品展厅。虽然购买豪华珠宝的和购买艺术品的显然是同一群人,但这样直接总是别扭的。

早期的销售激增

台下,珠宝商的代表站起来接过话筒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相信,美能救世界。

台下,珠宝商的代表站起来接过话筒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相信,美能救世界。

在开幕之夜和VIP预展时,大厅里挤满了阿拉伯、伊朗和印度的收藏家,他们大多都立刻购买了一些艺术作品。

审查当中坚持经营

编辑:admin

Agial画廊的贝鲁特经销商萨利巴拉卡特卖出了黎巴嫩画家塔格瑞德达尔古斯的三幅作品和黎巴嫩艺术家希巴卡拉克的几幅作品,其中有两位藏家。他表示:艺博会之前每个人都持着最坏的打算,但目前人流量还不错,而且销售情况相当令人满意,总的来说,这里还会出现更多新的买家。

身着长袍的酋长们翩然而至,画廊卖家们多少忙乱起来,总有一些艺术作品不那么适合阿拉伯世界,一位职员甚至匆忙用报事贴贴掉一幅画作上裸体人物的乳头。伦敦的Waterhouse Dodd画廊展出了一幅《蓝色斯芬克斯》,据说画的是名模凯特莫斯做出高难的瑜伽动作,泼墨的色彩很简约,远非写实作品。可我们不能把它挂在显要的展墙上,在重要人物光临之前,他们还专门有人来检查。画廊主管帕特森说。

玛丽安伯斯基画廊将马蒂亚斯比泽尔2018年的作品以5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中东的收藏家,叙利亚画家戴安娜阿尔一幅2017年的画作的则售出了12万美元。米姆画廊的巴勒斯坦画家卡马尔宝拉塔的独展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在预展之夜,他的三幅抽象作品以3万美元分别出售给了德国,南非和迪拜的收藏家。

尽管约翰马丁强调迪拜艺博会的憧憬之一,是通过艺术,促使在文化乃至政治上冲突的地区求同存异,但在阿拉伯世界,百无禁忌的当代艺术本身就面临各种冲突隔阂。迪拜本地的第三线画廊展出了伊朗裔美籍艺术家阿拉易卜特喀的一幅画作:蹙着眉头的波斯半人马形象,被尾部带着祥云的喷气式战斗机重重围绕,背景则是成页铺开的伊斯兰教经文。一位路过的观者认为这样处理画面有辱《古兰经》,结果在艺博会闭幕之前两个小时,组织者还得来讨论这幅画的问题。

2018年迪拜艺术博览会上KristinHjellegjerde画廊一角拍摄:ArsalanMohammad。

观众对艺术家有误解。画廊主管说,艺术家很清楚自己的动机,他是在谈两伊战争,也希望探讨宗教怎样能够成为意识形态工具。画其实已经售出,画廊还是让官员与艺术家讨论了作品,最终他们决定把画摘掉。

伦敦的KristinHjellegjerde画廊也售出了大量的作品,这里单独展示了一些伊朗出生的英国艺术家Soheila Sokhanvari精心绘制的蛋彩画。这里的很多艺术品都卖给了洛杉矶艺术博物馆或者作为重要的私人收藏。画廊的展览负责人说道:我们的展品已经卖了一半,而且在这里遇到了很多不同国籍的优秀的人。

这些小小的不悦并不会阻挡做生意的迫切心。展厅里相当惹眼的一件作品,是金色珠子连缀成一群真实尺寸的印度水牛。牛,似乎不分国家、民族、文化,在全球都是市场利好、经济强劲的象征,在这个寒风簌簌的季节,会有商人为了讨个好彩头收藏它们也说不定。

一些遗憾

今年的迪拜艺博会特别组织了80人的美术馆贵宾团,光是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的高层、策展人、投资人就占了18位。相当一部分画商放长眼光瞄准了未来的机构收藏在海湾地区有多家美术馆、博物馆都在规划之中。比如英国大牌里森画廊带来英籍印度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的一件镜面雕塑,标价87.5万英镑,吸引了相当密集的目光,据称有意者不少。东邻的酋长国沙迦也把自己的艺术双年展提前,与迪拜艺博会同一天揭幕,一些画廊经营者非常认可这一举动的效果:我认为观众里懂行的多了,追风的少了,你会花更多时间跟人认真地讨论作品。第三线画廊的主管说。

虽然总体情况比较乐观,但迪拜总部的经销商还是对主要的国际蓝筹股画廊的缺席感到惋惜,而且黎巴嫩收藏家巴塞尔达勒尔在开幕当晚嘲讽了展览的总体标准。达勒尔在aetnet News的采访中表示:这次艺博会对于不管当代的还是现代的作品,很多画廊选择的都不怎么样。而且一些画廊展出的当代艺术都是同一类型的作品!这令人审美疲劳,且也很令人失望。

成交纪录相当不错,当然前提是特殊的经济形势,毕竟整个行业都希望看到让人高兴的表现。据博览会主办方公布的数字,比利时和法国画廊Almine Rech在展览中成交额为13.4万欧元;德国的迈克舒尔茨画廊以9.5万美元售出韩国艺术家SEO的一件作品,中国艺术家黄敏的一幅油画也售得6.3万美元。沙特阿拉伯的Athr画廊卖掉了3/4的展品,纽约来的Goff+Rosenthal画廊则销售一空。就在博览会即将结束的时候,还有一名迪拜商人扫货式地订下了40件作品。

迪拜的Isabelle van den Eynde拒绝回答有关销售的问题,但对画廊展位参观者的水平和多样性表示赞扬。与此同时,文迪诺里斯在三年后重返迪拜,带来了一幅由瓦尔布里顿创作的具有戏剧性的,值得展示的雕塑。

编辑:admin

诺里斯表示她受到了收藏家和朋友的影响才回到了这里,并且有机会去参观了新开放的阿布扎比卢浮宫。她表示:我已经站了整整八个小时与人交谈。在迪拜,他们有国际化的,高层次的人士询问一些专业的问题,并且每个人都是荷包满满地来购买艺术品。

2018迪拜艺术博览会,Dastans Basement画廊一角拍摄:Arsalan Mohammad

现代艺术展区情况并不乐观

在当代艺术展区的对面,现代艺术展区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不过与前几年相比情况没有那么好。萨利赫巴拉卡特表示,现代艺术的部分进展确实比较慢,迄今为止还没有实际的销售额。

近年来,由于大家都偏向于购买20世纪的阿拉伯和伊朗艺术作品,导致资源匮乏,如今收藏家买到这些作品的希望较小。而且现代艺术作品相关的历史文献匮乏,近年来由于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博物馆和图书馆的历史学术档案遭到破坏,更加剧了这一问题。

艺术史学家Nada Shabout与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出版了《阿拉伯世界的现代艺术》一书,成为了研究阿拉伯现代艺术的重要资料。有关20世纪阿拉伯艺术的出处和真实性的问题一直处于舆论顶端,在今年的艺博会上也就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达洛尔表示:现代部分的作品确实不占优势。达洛尔的大量20世纪中东和北非的艺术收藏品很快将在贝鲁特私人博物馆向公众展出。

达洛尔说,唯一还不错的部分是是米斯克研究所的群展,由山姆巴达欧叶和Till Fellrath策划,题为这种情绪高涨成为生活的激情。这是从阿拉伯世界挑选的,创作时间大约在20世纪40年代到80年代之间的75件作品。这次展览与展会中那些Madinat Jumeirah的形形色色的高科技物品相呼应,而Lawrence Abu Hamdan的VR代表作更是赢得了奖金100,000美元的Abraaj Group艺术奖。他的视频代表作《有无围墙》谴责了建立边境墙的想法。

未来几年,艺博会的规模扩大可能使得它以无法预料的方式转变。虽然它可能还不会成为全球领域的竞争者,但毋庸置疑,它将会越来越强大。

本文由六合联盟开奖直播发布于本周精选,转载请注明出处:迪拜艺博会何以立足,解冻迪拜危机

关键词:

上一篇:坦途还是忐途,政府回应798艺术区

下一篇:没有了